• <tbody id="lu91c"></tbody>

    1.  

      “國家的孩子”在呼倫貝爾草原上幸福生活 ——“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民族團結故事系列報道(一)

      發布者:Liuku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1-04-07 10:36:32

      編者按

      2021年3月5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提到了“齊心協力建包鋼”和“三千孤兒入內蒙”兩段歷史佳話。

      這兩段歷史佳話,都是民族團結和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生動體現。即使我們的國家曾經經歷過困難時期,只要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擁抱在一起,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就會迎來幸福的生活,就會有美好的未來。

      光陰如水,歲月如歌,“三千孤兒入內蒙”這段北方草原上動人的民族團結往事,一直在流傳。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在全黨正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之際,呼倫貝爾日報獨家策劃,在全媒體推出《三千孤兒入內蒙 如歌往事在流傳——“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民族團結故事》系列報道,講述呼倫貝爾地區接收的幾位“國家孩子”成長和生活的故事,與他們一起感受偉大祖國的滄桑巨變,聆聽民族團結的華美樂章。

      上世紀60年代初

      3000多名來自

      滬蘇浙皖等地的幼小孤兒

      從遙遠的南方來到了

      有著遼闊大草原的內蒙古

      據統計1960年至1961年

      來到呼倫貝爾的孩子有300多名

      在草原母親的悉心照料下

      他們長大成人

      演繹了一段人間佳話

      烏蘭夫看望生活在草原上的上海孤兒(1961年)

      回想條件艱苦的六十年前,內蒙古人民用草原母親般的博大胸懷收養了三千孤兒;如今,這些“國家的孩子”與草原人民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擁抱在一起,休戚與共。

      1960年內蒙古自治區移入兒童勞動計劃

      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關于1961年移入及兒童工作的補充請示

      這300多名“國家的孩子”

      來到呼倫貝爾

      在廣袤的大草原上

      在草原母親的精心呵護下

      迎來新生,茁壯成長

      如今,他們中的多數人

      已經扎根在呼倫貝爾

      把這里當作第二故鄉

      1959年至1961年的自然災害和饑荒,席卷了江浙滬一帶。在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等地的幾十個孤兒院里,幾千名孤兒因為糧食不足,嚴重營養不良。這些幼小的孩子該怎么辦?黨和政府決定,把這些“國家的孩子”送到草原。

      無錫市嬰幼院嬰兒收容登記簿

      按照周恩來總理的指示,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同時也是內蒙古自治區主要負責人的烏蘭夫主持召開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會研究,部署各盟市、各有關部門做好準備工作,包括衣、食、住以及醫療保育人員等。

      上海浦口火車站

      對于這次孤兒移入,烏蘭夫下達了“接一個,活一個,壯一個”的指示,要確保一個不少地安全到達目的地。

      新華社曾發消息 ,自1960年至1963年,內蒙古各地先后接納了 3000多名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的孤兒。這些南方的孤兒小的只有幾個月,大的也只有7歲,由于長期營養不良,這些孩子大多數面黃肌瘦,有些還在患病。

      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呼倫貝爾,也和全國其他地方一樣,經受著自然災害的嚴峻考驗。草原枯萎,使得牛、馬、羊等牲畜大量減少,許多乳品廠因為奶源不足而被迫停產,糧食供應也開始不足。慶幸的是,這里有一望無際的草原和肥沃的土地,老百姓們靠著種植的土豆、白菜、大蘿卜和草原上的野菜可以勉強度日。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在接到內蒙古自治區的指示后,熱情的呼倫貝爾人還是伸出雙臂,用草原母親般的博大胸懷,接納了在困境中掙扎,孤苦伶仃的南方孩子們。

      1961年滿洲里市從無錫市集體領養嬰兒原始登記簿

      據統計,

      1960年至1961年,

      呼倫貝爾盟共接收300多個孩子。

      從此,這300多個“國家的孩子”

      有了家庭的溫暖和親人的呵護。

      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在草原上

      已經生活了近60年,

      呼倫貝爾是他們的第二故鄉,

      他們也成了草原上真正的主人。

      這些“國家的孩子”到達呼倫貝爾盟后,先被收留在醫院里,經過嚴格的體檢、治療后,再送進育嬰院。在那里,他們受到了精心的照料。

      這是一份當時呼倫貝爾育嬰院孩子們的食譜:

      4―6個月的嬰兒:早2時牛奶;6時牛奶;10時牛奶;午后2時牛奶加菜水或米湯;下午6時牛奶;晚10時牛奶。

      7―12個月的幼兒:早2時牛奶;6時牛奶;7時30分牛奶、饅頭;10時30分牛奶;晚6時30分牛奶粥;晚10時牛奶。

      大班兒童:一日三餐,每天一次早點,一次水果。

      草原上淳樸善良的牧民們非常心疼也非常喜歡這些來自遠方的孩子,一些牧民騎著馬、趕著勒勒車從幾百里外趕來領養。牧民們把孩子接回自家的蒙古包,對這些“國家的孩子”像對待親生兒女一樣精心撫養,讓這些既是孤兒又非孤兒的孩子個個健康長大成人。

      天高地闊,說的不僅僅是草原的風景,更是草原人的胸懷。這片草原,寬廣得足以馳騁三千孤兒的人生夢想,也馳騁著他們追求卓越的雄心壯志。長在草原,心系祖國,他們是“國家的孩子”,祖國和草原養育了他們,他們也必將用自己的努力,回報給祖國更多的驚喜。銘記草原恩情,常思如何回報。

      敖德巴拉登上《內蒙古畫報》封面

      敖德巴拉,鄂溫克族牧民高力根和蒙古族妻子南吉勒瑪收養的“國家的孩子”。敖德巴拉能講漢語、蒙古語、鄂溫克語、達斡爾語,她成了這片土地上牧民的朋友,誰有困難都喜歡找她講一講。這位全國三八紅旗手、先進工作者、勞動模范、優秀共產黨員、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用一枚枚金光閃閃的獎章、一張張紅彤彤的獎狀,回報了養育她的土地和人民。

      1962年,郭丹和養母白質文、哥哥郭貴州合影,當年養母37歲,郭丹1周歲

      郭丹,是郭景元和白質文收養的“國家的孩子”。38年來,她時刻銘記自己是草原人民養大的,要用全部的精力來報答草原人民,報答養父母。她為扎賚諾爾培養了無數優秀的畢業生,也多次獲得盟市和自治區級勞動模范、優秀教師、教改能手的光榮稱號。1997年她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且被評為中學高級教師。退休后,她仍然承擔著社區關工委的工作。

      50多年后,“國家的孩子”和61年照顧過她們的保育員莫德格額吉合影

      在2020年的《呼倫貝爾市春節聯歡晚會》上,以草原母親和“國家的孩子”為原型的歌舞劇《大愛無疆》把晚會氣氛推向高潮,呼倫貝爾的四位“國家的孩子”沃慧琴、敖德巴拉、單玉芝、郭丹作為特邀嘉賓參加了晚會。郭丹眼含熱淚,代表“國家的孩子”表達了他們對草原的熱愛和對草原人民的感激之情。

      2010年5月2日,內蒙古“國家的孩子”在上海世博園種下長青樹

      2010年,內蒙古“國家的孩子”代表,家住滿洲里市的尹國才(右一)和《靜靜的艾敏河》演員合影

      草原給了他們第二次生命,他們永遠也不會忘記草原。在全國人民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役中,許多“國家的孩子”積極捐款支援抗疫一線。他們紛紛表示,要把草原母親的愛傳遞下去,用真情回饋這片草原,反哺草原母親!

      2018年,“國家的孩子”相聚呼倫貝爾

      六十年前,“國家的孩子”被送到呼倫貝爾草原上。

      現如今,他們早已扎根草原,融入其中。

      六十年來,“國家的孩子”在呼倫貝爾這片沃土上受到草原母親的呵護,感受著草原人民的溫暖,播種著生活的希望 ,親身經歷著深厚的民族團結情誼。

      他們被稱為“國家的孩子”

      但是,從他們踏上

      呼倫貝爾這片土地那天起

      就成為了“呼倫貝爾的孩子”

      這里就是他們的故鄉

      是養育他們長大的地方

      (來源:呼倫貝爾發布官方微信)


      freefromvideos性欧美,性之图吧,亚洲愉拍自拍另类图片,亚洲老鸭窝一区二区三区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