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lu91c"></tbody>

    1.  

      神山圣水,思憶林海春秋

      發布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0-11-27 09:58:54

       

      編前語

      蕭蕭雪落,天地皆白。興安林海,萬樹齊悲。呼倫大地上,那位德高望重的本土作家、攝影家的身影,在這個冬季漸行漸遠。而我們能做的,只有沿著他的“拓荒之路”,聆聽“興安史話”,穿越“林海春秋”,共同“記憶呼倫貝爾”。那是我們對他唯一的告慰和緬懷……

      鷎形鶴面,書生老去相見,只合唏噓,恐對好友寡淡。再過月余,冰消雪融,滿山花紅草綠,慢懷屈子迎端午,對長風,好得佳句!

       

       謝鳳艷

      三年前,齊治國老師得知我們幾位文朋詩友要去阿龍山探望他,隨心所賦了一闕《鵲橋仙》。雖詩達情意,我們依然等不得月余,執意前往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齊治國老師。瘦高,挺拔,面善,精神矍鑠,中氣十足。那年,他已經75歲。

      齊治國老師所作《林海春秋》這本書,我是讀過的。那次特意帶去,請齊老師簽名留念。書中,齊老師關于大興安嶺、呼倫貝爾、根河發展史的梳理,讓我驚訝無語,心生敬佩。

      那天下午,我們還去拜訪了齊老師的夫人王阿姨。

      齊老師家住在一幢很老舊的住宅樓一樓,王阿姨雙手扶著櫥柜,雙腿艱難地從廚房挪動出來,我急忙上前攙扶她到客廳,坐到了她的專用的椅子上。

      那個初春的下午,我們在王阿姨的講述中,感受情感的時光一路旖旎,靜靜地流淌。

      他們是同學。齊老師成分不好,出身地主家庭,在那個年代是下等人,同學們都不愿意跟他玩。青年時代的齊老師身材高瘦,王阿姨看他吃不飽,就偷偷把自己節約下來的糧票給齊老師,就這樣,齊老師越來越高,越來越健壯,阿姨的個頭就再也沒有長高。齊老師接過王阿姨手中的救命糧票,便也承接了阿姨的一生。無論困境,疾病,還是當時的惡劣的政治環境,他們從來沒有分開過。

      王阿姨退休兩年后就得了大病,癱瘓在床,二十多年齊老師一直悉心照料,不離不棄。早就沒命了!王阿姨說是自己耽誤了齊老師,采風、調研、筆會等活動,因為她臥床,齊老師都沒辦法參加。她說他們約定,生命的盡頭讓她先走,留下一段時光給他享受一下自由和輕松……

      我們一行都在王阿姨的講述中沉默了。遠山的夕陽映在阿姨臉上,是那么幸福、祥和。一輩子仰慕一個男人,一輩子被一個男人照顧著,這樣的相攜相伴,就是愛情最美的樣子!

      四月的北方清晨,依舊微寒,清冷。太陽倒是愈發勤奮,很早就沖出地平線,灑落一片光芒。前夜文友聚會時齊老師相邀一同攀登阿龍山著名的鹿鳴山,我們只知鹿鳴山之名,那日才得知,此名便是出自齊治國。

      1968年,這座山還被人們稱作“六公里石砬子山”,很土氣的名字。有人告訴齊老師,曾在山腳下看見過從山上摔下來的鹿,齊老師便想起《詩經》里的詩句: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于是在齊老師的建議下,這山便有了新的名字——鹿鳴山。五十多年過去了,當年意氣風發的青年已成了耄耋老者,可是這山卻在歷史的長河中見證了阿龍山的發展。阿龍山林業局是根河幾大林業局中第一個提出地企共建的地區,“三山兩化一河流”的龍山文化在一個歷史時期也是轟轟烈烈,鹿鳴山就是三山中的一山。阿龍山吸引了無數文人墨客和攝影人士來此采風取材,也讓這個林區小鎮的文化得以半個多世紀的發揚。

      厚積了整個冬天的雪還沒有完全消融,我們只能徒步進山。走在天然混成的冰道上,腳下的山路變得晶瑩剔透,映射出天空的淡淡藍色,好看極了!走在泥濘的小路上,一朵一朵絹花一般的云隨風飄游,像是柔軟的棉花,微風輕拂,伴著清脆的鳥鳴,傳遞著春天的氣息。齊老師一直走在隊伍的前面。走了半程時,我有點擔心齊老的腳力,還沒等詢問,就聽到了他提醒我們注意腳下的吆喝聲。這聲音回響在山中,能聽出力量和底氣,這聲音也告訴世界,一個人無論年齡多大,只要心中有愛,有激情,有擔當,就能做到心境平和、溫柔以待的人生態度,就能充分享受到人生更多的快樂……如果一個人嫉妒,自私,抱怨,狹隘,無論年齡多大,生命里永遠沒有成長,往往會疾病纏身,很少能體會到生命的更多的快樂!大道至簡。山無論多高,只要信念不變,定會巔峰相見。

      巔峰處的風動石上,我抬頭仰望蒼穹,剛好一束五彩之光從天空照射而來,籠罩在舉著相機的齊老師身上,將他團團包裹在天地之間。我立刻按下快門把這瞬間定格,這張照片,也成了我對齊老師最美好的一剎那的回憶。

      齊老師退休后,曾在上海兒子家一邊照顧生病的王阿姨,一邊忙里偷閑去上海各大圖書館查閱呼倫貝爾歷史發展的相關資料,四年時間記錄了幾十萬字。由此,也成就了幾年后的《林海春秋》、《記憶呼倫貝爾》等大作,還有一些珍貴照片的撰寫整理。這些無不包含著一個在大興安林區生活了五十多年的異鄉人對這片土地的愛和擔當,這些資料為本地區發展提供了重要的參考價值。

      下山途中,齊老師邊走邊彎下腰拾撿游人扔在山里的垃圾瓶,我們也都默默跟著他拾撿。大山里還有很多垃圾沒有被完全清理干凈,可是我們隨行的每一個的思想,卻被這位可敬的老人凈化了。

       


      freefromvideos性欧美,性之图吧,亚洲愉拍自拍另类图片,亚洲老鸭窝一区二区三区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