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lu91c"></tbody>

    1.  

      那些年我們住過的平房

      發布者:Naixi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1-07-13 11:38:25

       

      李蒙

      “一間草屋一壺酒,醉臥田園獨賞菊”。草屋是陶潛的平房,下接地氣,背靠南山,在耕讀中找到了人生的恬淡與歸宿。“萬里橋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滄浪”。草堂是杜工部的平房,古樸典雅,清幽秀麗,草堂之中憂國憂民,憤慨民間疾苦。“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陋室是劉禹錫的平房,陋室不陋,安貧樂道,不與世俗同流合污。古代文人寄情于田園草房,追尋逍遙自在、安樂恬靜的生活。

      現如今,我們身邊的平房越來越少了,那些載著童年記憶的歲月也漸行漸遠。

      在過去那些簡樸的歲月和純真的年代,一溜平房的窗根兒下,小伙伴們玩得忘乎所以,彈玻璃球、拍洋畫、打撲克、捉迷藏······玩累了就躲在陰涼處或舔大冰棒或嘬冰袋兒,任午后的暖陽懶懶地照在身上,無比愜意。

      那時候,每家平房的后院幾乎都有菜園,有的園子里面還種著果樹。要說果樹種得最好的,還屬小伙伴二寶家。他家的沙果樹在園子南邊,樹枝高出木板圍墻半米多,風一吹過,樹葉和花兒隨風輕搖。

      當第一縷秋風吻過沙果樹的枝頭時,它結的果子已接近成熟。小孩子嘴饞,往往等不到果子透熟就急著品嘗。二寶的父母怕我們吃了不太熟的果子消化不良,不讓我們采摘。于是,我們幾個小伙伴就商量著怎樣在不被大人發現的情況下,悄悄地摘點來吃。有人建議直接從圍墻上翻下去,用棍子打,二寶一聽忙說不行,因為他家的黃狗很靈敏,直接翻進去很容易被狗襲擊。不如誰家有梯子拿出來,立在柵欄外面,選最輕巧的人爬上去摘果子,大伙兒在下面接著,這樣不但能摘到果子,還能避免被狗襲擊。

      討論后,一個小伙伴從家里拿出了木梯子,同伴中磊磊體重最輕、也最靈活,我們選他上樹摘果子。果子從青澀到成熟,要經歷雨打風吹,實屬不易。陽光下,高高的結滿果子的果樹讓人垂涎欲滴。半黃半紅的沙果,藏在葉子中,就好像女孩嬌羞的臉。磊磊一手抓著枝頭,一手拿著沙果大口地咬著,酸澀的果肉讓他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一周以后,二寶爸將沙果摘了下來,二寶媽給鄰居們分別送去,還對我們說:“你們這群淘氣的小子,沙果沒熟透就摘著吃,要不是怕你們吃壞了肚子,叔嬸還能舍不得這點果子嗎?”時隔多年,當年的小伙伴們再見面還是會用這件事調侃貪嘴的磊磊。

      平房最接地氣,敞敞亮亮的立于天地之間,滋養了和睦的鄰里關系,前門后窗一開,左右四鄰一覽無余。仲夏的傍晚,人們把飯桌擺在院里,涼爽舒適。男人喝著小酒,女人看顧孩子。飯后乘涼時,左鄰右舍會聚在一起聊天、吃西瓜、喝茶水、說故事、品生活。

      簡易粗陋的平房,蘊含著低成本慢節奏的生活,原生態的泥灶、柴火、煙囪、爐灰讓人們的日子更有滋味。曾在網絡上看到一個視頻,一位來自農村的72歲老奶奶,在家直播燒柴火。老奶奶說:“現在城里人都住在樓房里,聽不到柴火在爐膛中燃燒的聲音。”在餐飲業高速發展的今天,原生態的爐灶、柴火和鐵鍋做出的美食格外受人們的青睞,人們不光想念舌尖上的味道,更多地是為了享受生活上的返璞歸真。

      裊裊升起的炊煙,菜香瓜熟的田園,讓人們的日子過得充實有味。一壟壟的黃瓜架,就好像架起了一家人的快樂??粗S瓜秧從小長到大,一點一點地往上爬,頂花帶刺的黃瓜經過陽光雨露的滋潤終長成令人垂涎的果實,就好像架起了希望,架起了幸福。紅紅的西紅柿好像是一團團火種,點燃了一個個有滋有味的日子。西紅柿初長時雖然較為青澀,但是經過日月的孕育,在雨露的滋潤中,最終長成蓄滿香甜的美味。曾經有幾年時間,我流連于田間菜園,南邊鋤草,東邊澆苗,好不愜意。

      三間瓦房兩鋪熱炕,一臺爐灶半世時光。簡樸的院落,勤勞的人們,這使我想起祖父母晚年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老屋。房子坐北朝南,每天陽光透過窗子照進屋來。窗子是爺爺做的,爺爺是個在木匠活上很有造詣的人,屬于無師自通,經爺爺手做出的東西雖然不華麗,但結實、耐用。爺爺做的窗子很有特點,窗框間從不用釘子鏈接,完全是木頭間對口插進去的。爺爺為窗子做框架時右耳處夾一小根鉛筆,粗糙的雙手推出縷縷刨花,一根根木材在爺爺的手上伸展變換。爺爺告訴我:“讓木頭咬在一起,是人們最早做木工活的法子。”窗子安上了,屋里亮堂了。爺爺說:“屋里亮了不算亮,人活著關鍵是心里要亮堂。”

      爺爺和奶奶都是心里亮堂的人,那時的日子雖不富裕,但過得有滋有味,就像爐膛里燃起的爐火,讓人熱乎乎的。爺爺每年開春都要種幾畝薄田,再抓上兩只豬崽,喂上一年。兩只豬崽經過糧食的滋養,長得膘肥體健。每年臘八前后,家家戶戶都開始張羅殺年豬。在傳統東北人家中,年豬養得好與壞,象征著一個家庭一年的辛勤勞作和豐收成果。在奶奶的精心飼養下,每年家里的年豬都能長到二百多斤。

      爺爺奶奶認為除了過年,殺年豬也是一年中很重要的日子,在這一天,他們會請親戚和鄰居們來家里吃豬肉。肥瘦相間的五花肉,香而不膩的血腸,再配上酸菜和粉條燉煮幾個小時,這樣的殺豬菜真可謂人間美味。在火炕上支起方桌,大伙兒盤腿坐下,燙上一大壺原漿白酒,盛上一大碗殺豬菜,加一勺炸好的辣椒油,人們吃得熱火朝天,屋內歡聲笑語,好不熱鬧。

      “人間至味是清歡”,當年住在平房的日子,是一種簡單快樂的生活。要說年味兒,住平房時年味兒最濃。年三十一早,伴著耳畔的鞭炮聲聲,人們要在院子里貼春聯。豬圈上要貼“肥豬滿圈”,雞架上要貼“金雞滿架”,門口也要貼上“出門見喜”“抬頭見喜”。家家戶戶都在大門外掛紅燈籠,一直掛到二月初二。孩子們出去玩,天黑了遠遠地就能看到自家的燈籠。屋里準備好了凍梨、凍柿子,吃一口澀中帶甜,這卻是兒時最難忘的回憶。

      我曾經問過很多人,年味兒究竟是什么?有人回答是空氣中飄散著炮仗的火藥味,也有人說是除夕夜的團圓飯,還有人說是鄰里親朋來家拜年,嗑著瓜子、吃著花生的熱鬧。要我說,除了這些,還有回到老屋陪長輩過年,一家人享受舉杯歡樂的幸福時光。

      我至今忘不了除夕夜門前燃起的篝火,火苗很高,燒得很旺,也寓意著新的一年日子紅火。隨著子時的到來,餃子成了壓軸“大腕兒”,孩子們為了吃到餃子里的錢,都搶著吃,完全不考慮撐不撐的問題。因為每樣餡里包的錢是有數的,并不容易吃到,我小時候通常自備兩個硬幣,在吃不到錢的情況下,就塞進去兩個,也代表我吃到錢了,這些調皮的記憶直到現在還讓我時常想起。

      奶奶睡了一輩子的火炕,也最喜歡睡火炕。她常說:“人在炕上,炕在火上,火炕暖人也暖心。”那時候的平房沒有集中供暖,都要靠爐子取暖,不論一天下來有多么勞累,人們都要把炕燒得熱熱的,炕熱了,幸福感就強了。

      我九歲那年,奶奶的平房翻蓋了,比以前的面積大了將近一倍,有了自來水和集中供暖,地上鋪了瓷磚,家里安裝了電話,屋內變得更寬敞明亮了。老鄰居們都說爺爺奶奶有福氣,兒女們孝順,老兩口聽見這些話笑得合不攏嘴。

      遺憾的是,奶奶在房子蓋好那年的秋天去世了。爺爺說奶奶是個沒福氣的人,從小跟著哥嫂長大,結婚后養活了子女十一人,操勞了幾十年,清閑、舒坦的好日子沒享受幾年,寬敞亮堂的大房子也沒住幾天……

      后來奶奶最喜歡的平房拆遷了,在原址上建起了換熱站。但我對老屋的懷念,猶如額頭上的皺紋一樣,任歲月流轉也抹不平它的痕跡,反而越刻越深。每當我故地重游時,仿佛還能看到院里那棵楊樹生機勃勃的生長,依舊能準確辨認出哪里曾經是菜地,哪處是倉房。

      回首那些年住平房的時光,留戀和不舍滑過心頭,無論是曾經的平房時代還是如今的高樓時代,都是人生的一種經歷和生活軌跡。

      好想再回到那些年的仲夏夜,在老屋的后窗跟下撒歡兒的嬉鬧、玩耍,相互追逐在屬于我們的童話王國里,長輩們或拉著家?;蜃鲋樉€活。“別往遠跑、快點回家!”他們的叮嚀雖不絕于耳,但也伴著天邊的晚霞漸漸飄向了遠方。

      如今,拔地而起的高樓替代了曾經低矮的平房,滿眼的是水泥、混凝土、鋼筋搭建起來的摩天大廈,在樓群中住久了,會有種不接地氣的感覺。因此,雖然樓房里的設施比平房方便,但人們依舊會懷念住平房時的快樂 ?,F如今,住在樓房里的人們在花盆里種上大蔥、蒜苗、香菜、生菜等,除了喜歡綠色純天然的蔬菜,更多的或許是為了享受田園生活的愜意。想著種過茄子辣椒的后園子,想著那棵長滿沙果的果樹,想著屋后用磚頭壘起的牲畜圈舍,也想著傍晚炊煙上方的艷麗晚霞……

      隨著祖國經濟的蓬勃發展,拔地而起的樓房越來越多,人們生活水平也越來越高,雖然會懷念鄉土氣息,懷念田間地頭,但現代化樓房,還是會讓人們覺得更加方便舒適。其實,無論住平房還是住樓房,只要父母親人還在,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哪里都是溫暖的家。

      本版圖片由 本報記者 張憲紅 攝


      freefromvideos性欧美,性之图吧,亚洲愉拍自拍另类图片,亚洲老鸭窝一区二区三区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